洗粉

虫诗扶:

我对在乙女游戏吃腐cp真的有很大阴影。
恋与官方说不是bl向我开心得雀跃,且比赛不接受耽美向作品简直令我欢呼。
有人说这是幸灾乐祸,说乙女妹子欢呼官方不收耽美作品是有反同倾向,我顿时想骂一声粗话,什么时候坚守阵地还成错了?
但这里我不是写来怒斥什么,我决定卖惨
我差不多三五年前,像很多小姑娘一样,喜欢风花雪月喜欢霸道总裁。我当然接触过腐向,我如今手机里都存着。
但我萌不起来——萌和看是两个概念,这里不用我解释吧?
早些年时我接触盗笔,吃得原著向,可那时主流圈内流行什么呢?我想大家也知道。
噢,那也没事。
我自己跳进了冷坑,吃我想吃的。
可那时盗笔圈号称官配cp的,把我想吃的都怼了——你们可能没见过吧?我看完一本盗笔原著bg的,虽说是原女,但文笔上乘。兴致冲冲想去某江网站告白太太,但在她评论下是什么呢?——“瓶邪是王道,写什么bg,滚粗!”
翻篇皆是,满目苍夷。
盗笔是什么向的?凭什么写它的bg同人就是错了?
你是不是以为只有这篇遭殃?不,我每次好不容易找到一本bg向,皆是辱骂,不站她们家腐向都是错的——那时谁来出头过,说这样是错?说喜好自由?没有!一个都没有!
噢,对,你可以叫我站出来嘛,你问我为什么不站出来?
——我抵得过吗?
这也没什么。
我出了坑,就找专门标好bg向的作品看。
噢,可是啊,我的上帝呐!评论和弹幕皆是什么鬼东西啊!?——那些言论我都不想写出来,我估计现在逸站上很多早些时候的乙女番都有那些玩意儿。
那你问,你可以关弹幕和不看评论呀!
凭什么?
嘿,凭什么啊?
我特地找乙女番看bg,不仅被刷bl膈应到还得捂住耳朵捂住嘴,连同好都不能找对吧?
那时乙女圈有多惨,我想想——不仅女主被黑被咒,连自己真金白银砸出的老公们都是得弯成蚊香。
你说她们都不行。不是我故意黑,那时候对刷腐的,很多腐女号称理智腐,理由都是:“那些都是伪腐,是伪腐的错”——骂和赶她们,不干,她们才不干。
我什么心态,我委屈呀!我明明只想吃纯粹的白米饭而已!
那能改善吗?——至少前面好些年,我想吃纯粹的白米饭都是混着黑糯米给吞下去。
那时候有人说不对吗?说这样不好吗?
嘿,我哪知道啊?我都不敢说话的。
为什么不说呢?——说了没用,照样给你塞她们想吃的在你那碗饭里。
我后来不敢看乙女番了,去了少女番。
我想,这够bg了吧?
呵,天真。
男主和男二对视一眼,弹幕“啊啊啊你们在一起吧好萌啊”
我:……
人怂大概说得就是我。
我不敢发言,却怒其不争。
这股恼火,攒到如今。
你们看看呐,以前不说我们攒了一股子火气。
现在说出声发话,在她们那边却反而还成了错。
我反同吗?
我乙斯林吗?
我歧视她们吗?
不。
我只是想吃碗白米饭。
纯粹的。
凭什么我特地冲bg来看个乙女玩个乙女,我还得接受你把我老公掰弯?
现在是什么情况嘛?——哇,她们还敢在我面前哭惨!我已经许多年没吃上一碗纯粹的白米饭了你比我惨啊?!你们想吃纯粹的黑米粥倒是容易!
凭什么啊!
凭什么我不能吃纯粹的白米饭啊!
最后一句
管你打什么旗号都好。
我不接受。
我不接受在我喜欢的bg向作品里拉腐向cp。


老子就只想吃白米饭,不要给我掺黑米——想吃白黑混搭,我直接吃女性向不就好吗?
还要什么乙女向!

“可每当我祷告时”
“我只求能见到你”

岚星人美食手帐:

菱形嘴宝宝生日快乐!拔哥真是名副其实的努力家,又难得的特别温柔。无论男女都喜欢努力而温柔的人,如果不努力只有温柔,那不是真正的温柔,没有付出的旁观心态,不在意的态度做到温柔是容易的,然而人一旦开始向目标努力,就很难一帆风顺,在这个过程中,人非常容易变得不温柔,对旁人,甚至对自己变得苛刻而急躁。喜欢岚的五个人,因为他们都特别的努力,而又有各自不同的温柔,希望自己也能成为一个努力而温柔的存在。

please!!!!!

LOFTER娱乐主播:

18岁,是怀揣梦想初入团体的年少追光者。

19岁,是从替补成员一步一步努力,终成第六的逆袭者。

20岁,是公演舞台上、为你而歌里认真帅气的努力者。

21岁,是一心向前、不惧风雨,勇敢地喊出“偶像顶点”的无畏者。

即将22岁的你,也注定在这繁华世界绽放出更璀璨的星光。

任这世间斗转星移,我们的心只属于你。


【李艺彤22岁生日LOFTER开屏应援】


【应援时间】

12月01日-12月16日


【应援方式】

点赞本帖,集齐10000颗小爱心

(指路>>图片下方小心心) 即可解锁1223生日开屏


李艺彤的22岁,一定会更加闪耀。

轉校生あんず/杏+ES劇情總分析感想

量子玄学_45/100:

Anzu是天使,感觉是意料之外独立成体的角色。码一下人物分析xx


キリエKyrie:



如題這是轉校生あんず和整個劇情的分析,不只她也會牽扯到ES整個遊戲的劇情配置。也會提到乙女遊戲和女性向遊戲的差別。




☆嚴重注意,這邊重度劇情黨,會理性而客觀的分析,當然帶些微主觀是免不了的,歡迎成熟理性的人來討論,自認玻璃心的請慎入。




如果我說「A是B」,歡迎「由於這根據,我覺得A應該是C」來討論,「我不管,A就是C,B是什麼鬼!」請千萬慎入。




☆1.我只想看男孩子,不需要女主角2.主角是我不是あんず,我才是轉校生。以上兩種「過激派」請慎入。特別是CP腦比劇情優先的人。




☆主要以日日日劇情和小說,不含EG的分析。




為了方便以下稱為杏。『』為遊戲和小說的原文。




 




☆主線與小說




杏的共通認知就是,面無表情又沉默寡言,身為女性卻相當有男子氣概,力氣和手工都很強,是非常可靠的人。不過這是活動之後才逐漸發覺的事情。




首先說到主線,不能不說杏的存在感真的很薄弱。不過看了小說之後就能理解了,剛開始她自認為『樸素平凡、沒有自我主張、不引入注目又無趣』,因此進入這學園後能改頭換面『並不期望成為主角,只要成為有趣故事的配角就足夠了』。




和北斗說話時,曾顯示杏自己也有一段不願說出口的過去。『不能妨礙別人,成為別人的負擔』推測她可能認為自己過去曾連累他人。








她隨身攜帶記事本做筆記,因為自認不會說話,所以才要準確把握周遭人的言語。不過在整理好頭腦編織出話語時,往往錯過回話時機。在《假日》卡池時,創曾說過杏的說話方式很特別,會在以為話題結束時才開口。




不過這也代表周遭的人也能理解接受她的說話方式了吧。




另外在主線時給了佐賀美老師鐵拳(鐵肘?),喜歡欺負疼愛一年級生,還有在《喧嘩祭》把敬人耍得團團轉,逐漸把杏的本性給顯露出來了。












可憐的敬人,這邊可以看出杏跟英智說不定有某種相像。




所以能拼湊出一個有些不安而繃緊神經的少女,熟悉之後開始能夠親暱玩笑以及耍寶,重要的大事上也能訓斥督促其他人。




所以杏既是製作人,同時又能建立宛如親友及母姊(TS、薰、一年生最為顯著)妹妹(泉嵐等)般的關係。








《太神樂》的時候,因為擔心スバル而裝備紙扇面露生剝鬼表情的杏。








以及有如母親般目送雛鳥們成長的杏。




雖然不是薰,不過她真的是媽媽耶。




☆漫畫與遊戲




我認為漫畫裡是杏決定轉入普通科的平行世界,所以零快了一步找上了Trickstar,嚴格來說,主線裡的杏還是個未經訓練的外行人,的確只有打氣的份。所以主線的大目標——打敗fine,大概就像漫畫那樣其實光靠幾個組合的合作也做得到。




不過注意,漫畫和遊戲是不同的。




漫畫只有主線,然而遊戲的重點卻在活動。也就是說ES真正的開始是主線之後,主線不過是真正劇情的「前情提要」。




那麼,杏就是個不可或缺的存在了。




請注意《櫻花祭》スバル曾經跟杏訴說心事,但他會對杏說表示他拿杏當同伴。也就是因為主線裡Trickstar分崩離析的時候,只有杏還繼續留著,這點不只對スバル,對其他三人大概都是種鼓勵和安慰。








以及其他組合,流星隊的一年生、Knights的自由主義、UNDEAD的薰等等,雖然他們的內部問題主要還是和自家隊長成員交流後才邁往良好,但是其中杏扮演的潤滑劑和齒輪,是推動偶像們成長的極大要素。




像是在《櫻花祭》前後,其他人對杏的稱呼才從「轉校生」轉為「あんず」,就是個很大的認同點。




例如,漫畫是精神+10、能力+50的話,遊戲就是精神+50、能力+55。




仔細想想,先不說《喧嘩》這種可以讓天祥院來策畫的,《黑白》或是《海賊》等活動,單憑教師是絕對無法犧牲課外時間來幫忙的,所以製作人在這方面真的很重要。




☆描繪的現實




小說描寫到,夢之咲偶像科雖然是藝能科,教育上也非常嚴格,畢竟是為了培養畢業後就能成為即戰力的學校。不只有唱歌跳舞,也包含了偶像的歷史以及經營學。




因此就算杏身為轉校生,還是新的製作科,學校也沒有對她手下留情。而且雖然是偶像科唯一的女性,其實杏並沒有受到非常大的關注。真正受到注目的時候是在Trickstar打敗紅月之後,身為「製作人」的價值備受關注。




因為這不是乙女遊戲,杏不是為了談戀愛而來,其他角色也有自己的人生,不是圍繞著杏而活。杏也不是因為她的「性別」才會被大家喜歡,而是因為她是個敏腕製作人才會收到大家的肯定。








雖然玩家操縱的是杏,但是主角是Trickstar。就算在其他活動也一樣,杏身為製作人,扮演的是支撐偶像的角色。




在身為一個女性之前,杏是個受到別人尊重認同的「人類」。




不是誰都能當杏,這裡不是說能力面而是說精神層面。




玩家們都有各自的本命和推的組合,但是杏是兼任所有組合,對所有人都是平等的。頂多對一開始相處的Trickstar有點特別。




《真夏》的椚老師就有對杏說過,『製作人的工作是什麼?是來和偶像當朋友的嗎?是為了被愛被奉承的嗎?不對吧,製作人的目的決不是為了被喜愛。』








『為偶像們擋下一切惡意,讓他們發光發熱,為此就算會被憎惡也在所不惜』




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杏才會成為工作狂,連結到《返禮》時ひなた對她的認知,不只是偶像,連製作人本人都有超強的職業意識。




瀨名泉是最好的例子,他雖然一開始很冷漠對杏超不客氣,但那是他身為職業人士對外行人的警戒與不信任,甚至可以說是理所當然的。








杏比較特殊,要是其他人是很難不對一群帥哥發花癡並犧牲大量時間的。泉不會因為杏原來是個普通人就因此通融,反而是更加嚴格,如果沒達到標準,那就別當製作人。




真正的業界不會因為是新人菜鳥就因此手下留情。




所以杏的努力和天賦被泉所認可,泉的態度才因此軟化,現在泉是真心把杏當成妹妹一樣疼愛,同樣也是《王騎》中一起奮鬥的夥伴。




所以偶像們成長的同時,杏也在跟著一起成長。




如果想要更了解轉校生,可以參考這位的文章,包括了結城和EG的劇情








以下較為尖銳,玻璃心的真的好好考慮再繼續看下去喔。




Are you ready?




Let's Go!








☆女性向遊戲與乙女遊戲




ES這款遊戲相當現實,雖然玩家操縱的是杏,但主要的核心劇本卻是角色們的關聯互動。




通常乙女遊戲的女主角為了讓玩家代入,所以會盡量設計的無個性,做得最徹底是AMNESIA。其次是Starry☆Sky的月子,初始設定是沒有臉的。








雖然不可能沒個性,但女主角會盡量被消除人性中明顯差異性的部分,而且整個遊戲裡,最難分析性格的其實是女主角。只給個家庭背景和設定,之後操縱的都是玩家。




我們也只能各種路線中拼湊女主角的一面,而且某些地方的矛盾,其實都是女主角為了配合劇本及選項所做出的反應,很難把她當成一個完整設定的人物。常見的要素只有「溫柔、活潑、明朗、純情、堅強」。




但是她是為什麼堅強和溫柔,這些都沒有攻略角那樣清楚說明。畢竟那是「自己」,所以通常也不會去想那麼多。




所以可以同時知道女主角是不同的人物,同時又代入自己,但是ES最特別的地方就是轉校生杏雖然也是無臉無台詞,但她卻是個有完整性格和設定的女主角。




而且代入這種東西並非只是模糊的印象,不是和自己相似才能代進去,許多人會將自己的理想代入進去,例如某些動畫女主常被嫌棄礙手礙腳的花瓶,但實際上我們自己身置其中也不一定能做得比她們好。








杏是遊戲裡難得一見格外帥氣的新女性,可以說是一種女性意識的憧憬。所以很多人是真的喜歡杏,但又同時將自己代進去。通常把杏當成獨立角色和代入的會有不同的特點。前者是「只要能讓杏幸福,和杏相配就好」,後者通常都是將自己喜歡的本命和杏配在一起。




雖然這在乙女遊戲沒什麼不對,我自己玩也是這樣,沒有代入感其實也玩不下去,不過ES是「女性向遊戲」,將之認為是乙女遊戲的話真的是違和感滿滿。




很多乙女向的人,大概都是代入型。可以一邊開上帝視角喜歡杏,一邊又代入自己去和角色們互動。不過所謂的「模糊代入型」的部分人士,常常角色崩壞。當杏崩壞,她的配對也容易崩壞。




當然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,不過「解釋不同」和「角色崩壞」是完全不同的東西。




看上述的我的一堆說明分析應該就可以理解了吧?




杏並不是那種眾星拱月的女王或公主,她是能用實力讓男人承認的女人,不是單以異性費洛蒙在玩戀愛遊戲,因此她才是個獨立的角色。




而且目前任何角色對杏的感情絕對都不是戀愛情感,不能否定畢業之後有發展的可能,但眼下身為『偶像』及『製作人』在這個現實的世界,不可能談單純的戀愛。起碼在遊戲時間的這一年。




當然這和自由創作是兩碼事啦,不過這篇是分析文,就是在講很多人不會想聽的東西。要選擇性忽略當然也是個人自由。




順帶一提,NL的話我主推あんみか/杏Mika




 




雖然還有很多很想說的,不過那些比起分析帶有一些主觀的感想,所以會放在下一篇樹洞文裡,包含對結城故事(主要是歌劇)的感想,當然我的這些硬道理並不是討喜的東西,不過悶在心裡實在不舒服,就發個愛看不看的個人樹洞吧。






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?

量子玄学_45/100:

学习一下


一个奶味儿的嗝儿:



●觉得很有用,便搬运过来
●问题摘自知乎,答案摘自谢熊猫君
●作者:Chuck Palahniuk
●全文 http://litreactor.com/essays/chuck-palahniuk/nuts-and-bolts-%E2%80%9Cthought%E2%80%9D-verbs


从现在开始,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,你不可以使用“思想动词”。
思想动词包括:想,知道,理解,意识到,相信,想要,记住,想象,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。
思想动词还包括:爱和恨。
还有些无趣的动词,比如“是”和“有”,也要尽量避免。



在接下来的半年内,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
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。
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
这是一个早上,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,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。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,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。以往,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,这一天,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知道”事情,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,让读者自己“知道”到这些事情。
你的角色不可以“想要”一件东西,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,让读者自己“想要”这件东西。



你不可以写
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。
你要这样写
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。她单脚站着,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,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,也留下她的香味。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,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。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,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。
也就是说,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,只能描写感官细节——动作、气味、味道、声音和触觉。



通常来说,写作的人把“思想动词”用在段落开始,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,然后再来描绘。例如:
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。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,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;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;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,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;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……
你看,开头那一句“知道”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。不要这样写,如果你真的想写“知道”,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,或者干脆改写成
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。

思考是抽象的,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。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,然后让读者来“思考”和“知道”,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。
爱与恨也是。
不要直接告诉读者
露西讨厌吉姆。
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,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,把“讨厌”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。
早上点名的时候,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,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,露西轻声的说了句‘呆逼’。

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。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,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,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,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“思想”。
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。
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
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,马克看了下表,已经11点57了。这条路一路看到头,都没有公车的影子。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。司机在会周公,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。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,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,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……
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,但是即使这样,你也不可以用”思想动词“。



而且,你也不可以用”忘记“和”记得“。你不可以写
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。
要写成
大二那年,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。
不能走捷径,要写细节。当然,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,让人物互动起来,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,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。




另外,在你努力避免使用“思想动词”的时候,尽量减少“是”和“有”这样单调的动词。
不要写
“安的眼睛是蓝色的”或者“安有蓝色的眼睛”。
要写成
安轻咳了一下,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,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,然后她微笑着说……
尽量少用“是”和“有”,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。这样,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,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。




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,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,但是过了半年之后,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,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。


BLACK HOLE:

翻译简直棒呆 还好押韵😂😂